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爱情文章

又归来

2018-06-09 14:42编辑:admin人气:


又归来
>

秋已不多,近冬了。

秋雨下得勉强而不流畅,零散地落了几点,我只在玻璃窗上看见了可数的几枚。阴云铺满了整个天空,连一点缝隙也没有,凉风嘶嘶,我倒希望痛快淋漓地下一场急雨,心渴望洗涤,似乎天底下所有的沉闷的东西都需要洗涤 。

昨夜梦回,依然是卧在山中的工作的那处大院,那幢大楼,那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和闲言碎语,那些熟悉却不是亲切的脸孔,总是在渴望中充满了质问,希求着答案和理解,一种深沉的关怀和真诚的爱。我想我是被放逐在外乡不知道归途的羔羊,咩咩地叫喊着寻求着奶娘,可是路越走越远了,我似乎没有了回去安心休养的可能。急急而归 ,浅尝辄止,零落了多么可贵的热情和希望,却换来了长时间冰冷的回望,那些绵绵无期的等待,那些涣散而闪着光的思想,多么温润地滋养着心灵的净土和它上面栽培的绿意盎然的春色。我的心是不死的永恒,日日在做着激进的求生,我要发出我的声音,听见心的喘息,哪怕费劲心力的喘息,是爱,我便愿意喘息。

肺虽然有了阴影,我感到呼吸急促,身体远不如从前。

近日脸色白中透着光泽,睡沉虽然每在十二点之后,但精神感觉还是好的,连着读了两本书,快乐满足地读完了,获得的是享受,感觉饱足,趣味无穷,精神受到了鼓舞,心里满溢着继续不断读书的渴望,床头总是堆着我的书,儿子的书,我在朗读的时候,能感到自己声音的美妙,同时心灵获得极大的鼓舞,甜美而热烈,温柔而情长,深沉而欢快。

不愉快总是有的,我纠结于他带给我的别扭,有时候恨得想撕碎眼面前看到的一切东西,但是看着他老沉而认真的样子,怜惜还是占了上峰,做饭洗衣做些杂活,还是希望他能安心地工作,心上多些快乐,我能带给他满足,但是我似乎不需要他满足我,我们平淡地生活了十几个春秋,温吞吞地一直一个状态。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你习惯了无声的依靠,虽然不是心心相印,不能算是和谐,但是在那种故有的相依的姿势和温暖的厮磨中还是体会到了浓浓的爱意和亲情,这些天长日久的平淡构成了生活的大部分,你最终会继续下去,并且不知道如何割舍,也没办法割舍,牵扯着孩子,牵扯着自己的心灵和肉体,还有一个复杂的内心世界。这时有种无力感,觉得自己始终不会因为一份飘渺遥远的感情而大放厥词,这是对自己对别人的一种羞辱,美的东西我不敢亵渎,实在的东西我不能轻薄它。

在等儿子放学的时候,我检拾起几片零落下来的秋叶,颜色有绿的,有带黄间红的,有枯败脆薄的,样子有椭圆,有细长,宽大,边角分明的,拾起,都装衣服口袋里,心里琢磨着回去和儿子摆弄个什么造型出来。亮丽明快的想法没有,映着阴沉沉的天,实在说不出心里的抑闷。天冷了,穿了毛衣还是感到了丝丝的寒意迎面袭来,儿子蹦跳地扑向我时,眼睛亮着,心里也暖了起来,拉着他的小手,两个迅速地钻入车中,这一天近黄昏了,回家!

(来源:http://surviveib.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surviveib.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