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励志文章

如若可以,我也想做一个明媚的女子

2018-08-02 09:36编辑:admin人气:


如若可以,我也想做一个明媚的女子

  我是轩,一个明媚忧伤掺半的孩子。

  我是轩,一个为了过去逃离的孩子。

  我是轩,一个想要幸福快乐的孩子。

  我是轩,如春天的阳光,温暖着大地。明媚的没有一丝瑕疵。

  ——写在前面

  记得日记网第一次播我的文字,我静静地听,一个多小时。没有掉眼泪,没有任何情感起伏,只是静静地听,静静的想。然后默默的悲泣。可笑的是,我竟然还会轻轻问导播一句:究竟是谁,这样的描绘哀伤。然后悄悄的听听众们的留言,用心记住他们是怎样安慰那个叫蓝怡轩的女子,念叨着,什么时候我要转告她一下呢?

  有时他们会问,怡轩写的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便说,是故事。仅仅是故事。那么,究竟是谁的故事。可能是我的,也可能不是。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尝试了很多次忘掉那种极度的恐惧感,可是还是会在空中坠落的一瞬间张皇失措。身体腾空的一刹那灵魂仿佛也跌落了。渴望有一件东西可以让我抓牢。每次在高空游戏过后都会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像一个嗜血的动物般焦渴,我渴望的,是一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可是,我没有。一直以为我已经战胜了自己,可是秋游的经历告诉我,关于过去,关于伤害,依然残留。于是,我选择了用泪水释放。像以前那样,哭了,就不怕了。是的,那么多人面前,我哭了。把头埋在胳膊里,害怕别人看到。

  那节高数课,他在乒乓球上用彩色的笔涂抹出一个哭丧着脸的娃娃,拿起来对我说:“看,多像你。”我笑笑,“哪里像,根本不像。”他在弯曲向下的嘴角上涂抹了向上的弧度,“这次呢?”我开心的接了过来,“多像。”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微笑的背后却是哭泣。”简简单单一句话,让我不知所措。慌慌乱乱的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可以看穿我眼底的悲凉。人的眼睛,真的是不会骗人的。就像他说的,你笑的时候眼睛在格格不入的哀伤。

  喜欢自己写过的一段文字:我喜欢一座城,仿佛只属于我。在清城的雾色里隔绝所有的喧嚣。我喜欢一条街,只有静心闲散的人群。我背着旅行包无声的走过。只有秋叶被风吹起。而世界上真有多个这样的地方,可以收容我的哀伤,不作窥探,时间变的漫长。可以走在闲暇里,忽略时间的存在。莫名其妙的喜欢上这样一句话:如果命运真的要披上流浪的外衣才会显的神奇, 那么你就颠沛流离吧,只是请别背负太多的沧桑……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说:轩,你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开始问,蓝怡轩是哭泣De蔷薇吗?哭泣De蔷薇是你吗?蓝怡轩是你吗?我浅浅的答道,不知道。或许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脆弱的孩子。

  大学以来第一次因为噩梦惊醒,文文爬到床上和我一起睡。那晚,我睡的很香。后来,陆续惊醒,我不再叫任何人,只是会偷偷翻看手机,看看我究竟还可以在这样漆黑的夜晚惊扰哪个熟睡的人。然后在信息发出后,双手紧握。不知道为什么。大学以来第一次去网吧敲字,他说:“网吧是个不干净的地方。”我说:“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地方是干净的。”记得他的答复很迅速,“你的内心就很干净。”在键盘上狂敲的手指突然间停顿。“其实我也有过很肮脏的想法。”

  断断续续的记得:他说,你本来不该忧伤。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他说,你应该得到幸福。其实幸福很简单。他说,你让人心疼。别再写字了。他说,Smile  is  the  most  beautiful  color  in  life,ok?他说,过去的留在心里;未来的放在脑海;现在的握在手中。他说,曾经我们大胆的长大,现在我们努力的念童。他说,我们都要快马驰骋,飞燕掠湖,一路,顺风。他说,怨憎会 ,爱别离 ,求不得。他说,小谷,天气很好呢。出去走走吧。他说,用sun flower来形容你最好不过,阳光,开朗。他说,你很坚强。你的笑容很明媚。他说,以后,让我来保护你。他说,你不可以再受伤。相信我,可以给你幸福。他说,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可是不敢靠近。你的周围不时地散发着令人窃步的气息。高中毕业了,看着他给我的邮件,我哭了。或许他不知道,我曾偷偷拍下他的照片。很多的他,说过很多的话。很多的话,让我不敢回答。

  总是会想起:她说,别再一个人哭泣。她说,操场很黑,快点回来。她说,小丫头,上了大学还会有人带你上厕所吗。她说,你该学会自己过马路了。她说,天凉了要记得多带衣服,没人会像我一样总惦记着你。她说,记得,只为值得的人哭泣。千万不要再半夜偷偷悲伤。她说,我只为你难过。她说,不要惧怕黑夜,黑夜有时很美。她说,我会去找你,一定会。等着我。没有几个这样的她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这样的话让我觉得,原来不是我最了解我自己。原来,还有人比我还要疼我自己。原来,她们是懂我的。

  如今,还是有很多人会问起我的故事,问起故事中的人,问起很多有关蓝怡轩是否有关哭泣De蔷薇是否有关我。面对这样的问题,哀伤总会蔓延至心底。别再问我这样的问题了,好吗?也不要再和我提起那个人,不要问我是否心里还有他。不论我是哭泣De蔷薇,还是那个被你们唤做轩的女子,甚至是这个在江南生活的女子,至少你们看到的是我明朗的笑容。请让我,有机会做一个明媚的女子。如若可以。

(来源:http://surviveib.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surviveib.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