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情感文章

喧闹里-感应寂寞的方式

2018-08-18 11:02编辑:admin人气:


喧闹里-感应寂寞的方式

  无从找寻的快乐。

  到处可见的幸福。

  博客里换掉了那首从安妮宝贝挖过来的歌曲,虽然只有旋律也足以感觉到里面的悲伤。某人看了我的博客,忽然问我,丫头这两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啊?我知道我的博客满满的忧伤与疼痛,我收起了面具,不再掩饰什么。我说,也许承受的太多了吧。所有人给的悲伤,总要有个地方来承接吧。

  开始不在乎一些人,一些事情,可是却拼了命也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自己的幸福的。我知道我需要幸福,只有幸福可以填满我内心的空洞,而不是灰暗。很久很久没有人问我一个简单的问题了。你快乐么?呵,我也许快乐吧。至少有时候是快乐的,悲伤总会有的可是快乐也有,真的它存在着,只是没有那么明显。

  你快乐么?和我一起你快乐么?呵呵。记得他曾关怀我的问我你今天过的好么?那次我第一在他面前脆弱。因为友谊,我一直问他友情到底是怎样啊?为什么那么多那么多的背叛,那个时候,心里无助,不安。忽然他就那么问了,然后我忽然就想哭了,一个委屈的孩子,当有人安慰的时候眼泪总是无法控制的吧。

  也许我只能默然。

  也许我只能悲哀。

  一种感觉冰冷刺骨又一次狠狠的扎进心里,不见鲜血却似乎有万箭穿心的疼。我开始止不住的悲哀,不停的悲哀,无止境的。我默然的输入着文字,心里的疼,似乎随着眼泪慢慢融化成一滴一滴的毒液,在我的血液里慢慢的延伸直至心房。也许,我只能默然。

  又一次一大清早的在吵架中醒来,不想理会真的不想理会这次他们又是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一阵一阵尖酸的叫骂声刺痛了我的耳膜,电扇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关掉了汗水一滴一滴。我很想安静的做自己的事,可是他们是我的家人,我真的可以允许他们如此的争吵么?

  心里冷冷的,虽然脸上依旧流淌着恣意出现的汗水。我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血腥味淡淡的涌入口腔,破裂开的嘴唇,疼。我穿好衣服,跑到了楼下,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奶奶和老太公依旧在无休止的争吵,脏话粗话一大堆,似乎是老太公的错可是奶奶确实得理不饶人,不停的唾骂,似乎对着一条野狗。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或许大人的事情我真不懂。

  见识了,奶奶的凶悍,我开始沉默。我大声喊着,你们能不能不要在吵了,一家人这样吵算什么?你们都不是孩子啊,却开始像孩子一样的互相对骂,何必呢?奶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她对我也吼叫着,似乎是她要千刀万剐的敌人,需要不停的咒骂才能解恨。

  她说,我是准备好死在你老太公前面的,你说我骂了你老太公他才会骂我。。。是我的确说了那么一句话,可是那是事实不是么?我开始愤恨,但是我依旧不想对任何人发火,他们都是我的家人,需要的是爱而不是憎恨,他们年纪都一大把了,我怎么可能是针对哪个谁?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嘲笑我的天真,可是可是难道一家人真的不能好好的相处么?就因为老太公年纪大了糊涂了,做错了一些事,你们就看见了他都觉得碍眼么?我开始思索,难道你们都不会慢慢老去么?我质问过爷爷奶奶他们很多次,我说你们老了不是也这样么?何必呢?

  有些无法忍受。

  有些歇斯底里。

  一个个白眼,我忍受着,心冷了,真的冷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或许认命是最好的方式,那么请允许我认命。我做一个哑巴,瞎子,或者聋子,那样我可以置身于纷争之外,我会很安静,很安静的承受起你梦给的无辜,我残忍的活着,如同你们空洞的活着一样。

  打开手机收到波的短信,他说在我心里也许他不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又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误会了什么或者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或者我本来就不是很好的,或者我不过是个令人讨厌的丫头,没心没肺的活着。以前的,现在的,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好像冥冥中一切都在改变,心理的生理的。

  小腹一直不停的疼痛着,我坐着,站着,走着,一样的疼着。没有力气的时候,靠在床头休息,审视着一切,都是那么虚无缥缈,哪怕是自己最在乎的爱情。我伸出手抓一把空气,却被空气抓紧着,似乎呼吸也是那么困难。好累好累,我需要休息谁能让我休息。我默默的安静着。

  笑,安然。

(来源:http://surviveib.com)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surviveib.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